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论坛天线宝宝 >

传统为师笔墨达意—评广西书法家蓝泽的书法艺术(系列评论之一)

发布时间:2022-01-12   浏览次数:

  原标题:传统为师,笔墨达意评广西书法家蓝泽的书法艺术(系列评论之一)何谓文化?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何为书法?即以笔法、结构和章法写字,以呈现文字之美感,文明之造化。中

  原标题:传统为师,笔墨达意评广西书法家蓝泽的书法艺术(系列评论之一)

  中华书法,是传统文化之一种,自然无可争议,只是进入当代,无论书法,还是传统文化本身,都处在危机中。

  “传统已逝”,这固然是当代中国文化集体焦虑之心理投射而非现实,但是,在物质主义盛嚣尘上,甚至已经影响到我们对于文化艺术的判断之下,传统文化应当如何在普遍的浮躁中找到来路,也找到出路,显然是一个带有普遍性的难题。

  蓝泽之字,无论草书行书,其上乘及精炼的笔法,可谓完全融入传统文化之中,跟人生岁月结合,字也就写进了人生里。所谓汉隶风骨、纸上沧桑,点横撇捺自然洒脱,由章法、墨法、笔法到布局谋篇,呈现书写者朴实及乐天知命的真性情,书品即人品,恰到好处。

  这是用50年写成的大字。中国在改变,中国艺术家也在改变。可对蓝泽而言,以前人为师艺术风格可以变,字中行笔更可以千变万化,但艺术守持、人之操守变不了,不想变,也不会变。

  这个社会在纠结,连带当代文化一起想不通,他却乐哉悠哉,任凭艺术世界商业化风吹浪打,他自专研字里乾坤。

  大字,写大不难,写出大境界难;书法,书之不难,有章有法需要条件什么条件?

  现实文化背景下,笔者以为最重要的是一个“定”字。技法技艺流派创意怎么样都好,笔拿不稳,能写出什么好字?

  在几千年的发展中,先人将书法的技巧创造得登峰造极,今天的书法艺术远没有达到历史上的高峰,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然而,当代书法终要前行,在现有腾挪范围内,究竟可以做什么?是弄异炫奇一意求新,还是以古为师日清日高?这些问题自近代起,困扰了中国书法界百年。

  持续100年的追问,其实是为了解答我们内心深处的一个疑问我们从何而来?又将去向何处?

  蓝泽从少小临摹王羲之、怀素名帖,到转行书、草书探索,都是对这一宏大问题的不懈探索。

  看蓝泽的书法,从用笔到着墨到一点一撇的小动作,他将前人技艺内化于心,其墨色深沉厚重之间,枯笔与淡墨交替;运笔沉着淡定之中,又见痛快与酣畅淋漓;线条强劲钢韧之下,却有柔和与飘逸相辅向成。其臂力之所至,处处见前人风骨,又处处不拘绳墨,未见刻意求新,却于平凡间出神入化,气脉纵横之间,令传统手法顿时返本开新,迸发非凡神采。

  传统,之于蓝泽,有两层含义:一个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技法之乡,另一个则是他在50多年静心研习里塑造的独特风格里的故乡。当书者刻意求新,传统就成了远行者的包袱,跑不掉丢不开,成了不折不扣的累赘,但若站在传统的的肩膀上从容运笔,便可轻易发现那些成长与累积的一笔一墨,为书写打开了一扇万能之门。由此,蓝泽言在书法世界里,完成了对传统的回归,以及超越。

  所谓“天道酬勤”,正见于此。在蓝泽的艺术语言中,其动静有致的用笔技巧,抓住观者的目光。圆润与遒劲间,那曲折的形势,笔与笔之间因势相生,所谓“一笔成一字之规,一字成一篇之准”, 展示书写者面对人生历练的从容,细致又动人。

  又或那“海纳百川”的胸怀气魄,尽在布局谋篇之间展露无遗,书法若仅以“点”、“线”起舞,终究形单影只,若要百川归海,正宗香港挂牌论坛,还需要“块”、“面”的配合。蓝泽的书法之妙,正在于能在质朴守拙中呈现大气象,字里行间,仿佛见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笔法起落瞬息,竟似能听到惊涛拍岸风云激荡。如此功力,若非书者善于海纳百川,何以做到?

  传统,若只是侧目旁观,艺术中无我,那传统就永远只是别人的传统,只有传承融汇,才见自己的格局。如果只是临摹,即使技法再成熟也只见传,没有承,要写出自己的担当,才是传承。蓝泽的独到之处在于,他用他的方式、他的思考、他的笔法来书写他的修炼、他的修养、他的笔力所及。所以他就成了传统的一部分,传统在他笔下生了根,又发出了新芽,开出花一朵。

  夜深人静,长月当空。在一间简朴但透着古意的书房里,一位曾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人,凝神提笔,纵横起落之间,写下一幅千字文,夜色更深,月影更重,千字文里没有情节,也没有故事,也没有任何可以打动当下年轻人的视听之娱,但有个老人们熟悉的名字《朱子家训》。

  描述这个带有画面感的场景其实是一个隐喻。千年传统文化正处于夜色笼罩之中,只是月光在哪里呢?

  这是一个深沉的幽默我们的传统在老去,可是我们的年轻人、未来的领袖竟不知道有这事,或者根本不关心。传统的变化总是很缓慢的,正如长夜的到来总是不动声色,可当那天真的到来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已经积重难返,无力回天了。对于传统文化而言。在这个需要救援的时刻,我们都期待改变的发生。

  只是,当代似乎并不缺乏对传统文化的拯救,从房地产广告中的古语到强迫孩子给父母洗脚,无论是商业文化的借力还是社会对恢复传统的过犹不及,传统文化从来没有缺席过。问题是这些对传统文化缺乏真正尊重与理解的拯救,真的能够拯救传统吗?

  那传承千年的好诗句,好文章,我们能够用什么载体接住它们,可别让时光的沙漏把它们静悄悄地漏过去了。

  以进入传统文化的角度,或者说接续传统文化的角度,笔者对蓝泽的书法有了令人振奋的发现

  简言之,书法艺术的境界深远、品位独具、诗意情趣、雅俗共赏,离不开书法艺术与文本的交融,只有最恰如其分的笔墨,才能将文本本身的香气自在地洋溢出来,那么,怎样传递这份古意?

  蓝泽的字,温柔敦厚,雅俗同体,既得古风之韵,亦见世俗之雅,他的代表作如《中国梦》、《剑道》、《天顺人和》、《朱子家训》等,词意简朴、高古,气韵不凡。在肆意的抒写中,蓝泽之书法,既见韵更见势;间架结构与布局谋篇雍容大度之中,但觉笔墨有骨,千古风情流于纸上,精神灿烂出之纸面。

  他本着对传统、文化的热爱,笔墨传情,处处留心,从寻常笔划中发掘义理、经营智趣,曲中有直,密处能疏,起笔平实之中蕴绚烂,收笔更常让人豁然开朗。其对古意的传递表达,固有艺术功力在,以我看,个中也饱含一种无限的深情,假若没有对传统文化锥心刺骨的爱与痛,落笔成字,又怎能见这般格局气韵?

  所谓情之所至,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如果对传统文化缺乏真实的领悟与情感,用无所谓态度来对待传统的生死,那么传统就已经死了。要把它留下来,就得把对传统文化的情感找回来在笔者看来,蓝泽的字里藏着的对传统文化的一腔深情,正是他留给传统文化拯救最好的启示。

  笔者当然知道,书法艺术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但中国艺术最不同于西方艺术的地方在于:艺术作品背后要有人的性情和胸怀,艺术与人生是互为表里的。所以,在这个没有宗教传统的国度里,中国人的人生抵达永恒的最好办法,就是诗化、艺术化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书法的最高境界,就是字里见人。

  只是,在现实的文化艺术环境中,言为心声又何其难。中国人的人生形象总是纷繁复杂难以名状,表面是儒家,说的是道家,骨子里可能是法家。传统与文化为生命的安静提供了一条出路,但国人往往将其视作一个驿站,进到驿站里,痛苦释怀了,压力消解了,一切名利踌躇也都放下了,但走出驿站,还是继续痛苦继续压抑,照旧争权夺利。

  如果这只是大图画之一景倒还好,问题是,如果我们面对的是整个国家,包括我们的文化精英们艺术态度与现实态度的口不对心,表里不一,这种高度的错位感必将进一步毁掉公众对于传统文化仅存的信任与尊重。

  书法世界里的蓝泽以文修身,以字观心,下笔谨严,不事张扬。他把生命中那些精微的感受、领悟以笔墨写就,成就大音希声大巧若拙的笔墨之妙,更令这无声之歌、无言之诗,成为个人思想的珍藏,时代大合唱之外的雅歌。

  书法世界之外,蓝泽以孝、善、忍、和、尊为做人的宗旨,以他对慈善公益事业的倾心投入,连同他那些义务为书法爱好者大量书写中国梦的善举一起,昭示出的自始至终的品性,表里一致的诚恳。传统书法家高迈的风骨、超拔的心性,固然在现世中倍感寂寞,却在在蓝泽的努力坚守中,呈现出寒夜孤灯般的温暖。

  所谓上善若水,水能载万物,50多年的岁月,得把棱角都打磨圆了,才能得到活着的大自在;也得把人生过开阔了,利己为人,才能自然又自在,艺术的世界得到生命的滋养,才能万古长流。

  这些生命的感受与体会,都蕴含在蓝泽的书法里,那些转型社会和个人可言说与不可言说的疼痛,那些现实中国的各种碰撞与顿挫,在这些老祖宗留下的文字里,在蓝泽的点横撇捺构造的书法世界中,或许能得到启发与救赎,或许只是简单地受触动、受安慰和受温暖。

  但正是在这一笔一划写就的生命的欣喜与叹息,成长与受挫,变化与应对中,蓝泽完成了对50多年过去岁月的观察、确认,也是对人生的回味、描述、塑造,所以当这些厚重的笔迹展现在观者眼前时,它就具备了一种可能:以一个生命抚慰另一个生命,以艺术安顿现实,进而实现书者与观物之间灵魂的深度对话。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书法运笔落墨之间,多少代人来,多少代人走,惟有艺术总是不朽。

  因为有些东西,岁月带不走。也正因为此,他近期在广州、恵州等地举办的个人书展,受到不少书法爱好者欢迎和称赞的原因所在。(曾鹏 郭军)

  “本文为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凤凰网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